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教育对鲁迅难说再见您

2019-01-11 20:51:03

  教育对鲁迅难说"再见"

  针对《人教版语文教材删除鲁迅文章,作家称其过于深刻》的相关报道引发的热议,日前,人民教育出版社一位负责人回应说:本次教材文章替换只是根据教学难度进行的技术层面的调整。目前人教版初中义务教育语文教材里,依旧有鲁迅先生的6篇文章,所占比例仍是国内作家多的。

  《为了忘却的纪念》《药》《狂人日记》《阿Q正传》近年来,鲁迅文章在教材中的每一次删减,都免不了要引发一场口水仗。支持删减的人认为,鲁迅某些文章晦涩深奥,超出许多中小学生的理解能力。文章淡出课本,是基于文章时代背景与现代社会差异的考虑,过度解读鲁迅文章的被替换是思维的过分保守,教科书的文章应该做到新旧交替,一切以学生的健康成长为重。

  当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,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时,在这样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我们还需要鲁迅吗?

  1936年10月鲁迅去世,巴金等12位文化界名人抬棺送殡,覆盖灵柩的大幅白绸上写着民族魂三个黑色大字,怎一个重字了得!今天,我们说五四精神是为民族立生命,为万世开太平的爱国精神,是宣扬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思想狂飙,改变了几千年旧有思维方式的束缚。那么,在中国正逐步融入全球发展大潮的当下,就解放思想而言,作为当年那场数控弯箍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之一,鲁迅和他的作品就仍有现实意义。

  郑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刘宏志认为,把鲁迅文章放在中小学课本里,这些熠熠生辉的人物会为少年的思想埋下种子。把一些语言优美,却没有任何意义的美文放进中小学课本才是不合适的,中小学课本教给学生的不只是字句,更是视野。除湿干燥机鲁迅作品被学生遗弃,这怨不得鲁迅。对于鲁迅文章难读的问题,许多学者认为部分原因在老师。很多老师开口便是概念化、公式化的标准答案,所说的鲁迅是僵化的、不可爱的鲁迅,其实鲁迅背后的复杂性是生动。事实上,鲁迅本人是一个极其丰富的人,他也有自己的毛病,他总在不断批判他人的同时反思自己,是一个在动态进程中始终保持开放姿态的斗士。

  尽管囿于当时的舆论环境,鲁迅常用象征性手法或曲笔表达,以至于现在有人嘲笑他的《秋夜》那句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棵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,是废话连篇。台湾作家张大春却不这样看

,他认为:句子一旦修剪下来,读者将无法体贴那种站在后园羊驼出售里缓慢转移目光,逐一审视两株枣树的况味。简而言之,描述的目的不只在告诉读者看什么而是怎么看。

  按现在语文老师的标准地狱就是天堂,写这样文章的学生会得到文句欠简练的评语。然而,老师填鸭式灌输教育,学生下死记硬背的苦功夫,这种教育模式早为人所诟病。许多学生热衷寻找标准答案,且是的答案,少有怀疑精神和创新精神。这些精神上的欠缺,正是鲁迅文章所有的。对于改进现有教育模式,鲁迅文章存在的现实意义就愈发凸显。

  世界卫生组织顾问、英国心理剧专家罗恩韦纳博士曾三次造访中国,他说每次都有一个相同的感受,那就是中国人太乐于寻找标准答案,凡事都想要答案,正确的神奇的万能的标准答案,找不到这个答案就很焦虑。人生的意义在于体验、经历、探索、觉察、感受,世界上哪有这样一个统一的标准答案。

  许多教育界人士认为,鲁迅作品的思想高度在于立人。他所立的,是独立人格、自由思想,张扬个性和文化尊严,这是他作品中人文价值的核心,也是中小学语文教育应当挖掘的本质所在。

  郁达夫在《怀鲁迅》一文中说我们自会达到“风平而后浪静: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,是世界上可怜的生物之群;有了伟大的人物,而不知拥护、爱戴、崇仰的国家,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。

  诚哉斯言,实不欺我!(谢海潮)(来源:福建)

松江到嘉兴
云南印章用品品牌大全
坦能洗地车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